资料专区

竟然是拿着纸团念颂一段咒文之后就可以!天啊

“小子,快点起来!”天还没有亮的时候,老太婆就已经在门口大声的喊叫了,田留功连忙穿上了衣服匆匆忙忙的跑出来问怎么回事。“这么晚了还不起来,快点跟我下山一趟,小姐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偏要吃东西,昨天就让我去买了,今天还要。我跟着她这么多年了,可还没有见到她吃过饭。”“哦,知道了”他自然不敢说这些饭其实哪个翠微仙子是要给自己吃的,如果让老太婆知道的话,自己岂不是有吃不了抖着走?老太婆走出不远就速度越来越快,看似是一步一步的走,但是她每一步走出的距离可真的是长,田留功已经拼命了,仍然远远的落在老太婆的后面,而且距离越拉越大,眼见老太婆马上就要脱离自己的视线了,他不由着急的喊叫:“等一下,我追不上你啊!”老太婆闻言站住,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田留功,却露出惊讶的表情,问道:“你不会用土遁术?小姐怎么收了你这样一个窝囊废,这个世界的人恐怕没有几个不会这种基本法术吧?你是怎么到翠微山的?”“土遁术?我知道。”他确实知道,但是王长命给他说像土遁术这样高等的法术他还要些日子才能学,而且土遁术他也不会,还正在研究中,哪门法术已经失传好些年了。可是现在老太婆却说哪是最基本的法术,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会,怎么不让田留功啼笑皆非?“你连土遁术都不会,我怎么带你下山呢?以后你可怎么活啊?我真的奇怪你这样没有一点道法基础的人怎么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老太婆还是不停抱怨道。“你能不能教教我?”田留功听她的口气,便有些哀求的说道。“现在?可是我要下去给小姐买饭,如果晚了,我可是担当不起!”老太婆对像田留功这么无知的人,似乎也失去了注意。“你可以边走便传授我口诀和身法,如果我还是赶不上你的话,你就先去给小姐买回来吧,我在半路上等着你!”田留功见老太婆虽然凶狠了一点,但是口气好像有松动的迹象,连忙说出这样一个折中的办法。“哪只能这么办了,你如果跟不上我就别到处乱跑,免得我回来的时候找你还费时!”“好的,好的,你快点传授我口诀吧!”田留功显得有些急不可待。“好的,以后的你可要仔细记清楚了!”说罢之后她就开始吟诵那种难懂的口诀了,两句之后老太婆又开始用土遁术朝着山下走去,而田留功为了能够听清楚她念出来的话音,连忙也跟着拔腿狂奔,这次比上次更为卖力,他可不想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老太婆的话语传人了田留功的大脑中,别人不能够听懂的地方,在他的头脑中回味一番之后就已经豁然开朗,再加上他眼睛直勾勾盯着老太婆移动的身形,配合着最里面重复老太婆念出的口诀,不知不觉中他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老太婆口中念叨的东西一股脑全部进了他的耳朵里面,不管当时能不能理解,反正都是印在了他的脑子里面,田留功从小就有种本领,就是过目不忘,现在他终于体会到有这个能力的好处了。当然,更多的还是他对道法的狂热,虽然速度比不上老太婆的那么纯熟,但是在田留功疯了一样的奔跑中他倒也没有拉下太多。他们的速度都是土遁术在加上本身脚步行走的速度,虽然老太婆一步能够跨出几十米的距离,但是她脚步迈的却没有田留功那么急促,所以才给了田留功追赶的机会。当远远能够看见山脚下的镇子的时候,田留功竟然已经能够用出土遁术的全部能力,只不过他本身的法力限制了威力,所以还是比起老太婆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当到了镇子口的时候,老太婆故意放慢了速度,等到田留功气喘吁吁的赶上来的时候,她已经露出了奇异的目光。其实她早就注意到田留功一直都跟着自己,虽然后来自然的将自己的速度提高,但是还是没有能够甩掉他,心里已经对这个小伙子有了一丝的好感。“你以前真的没有学过遁行术吗?我刚才念给你的不但是土遁术,其实已经包含了无行遁行术的全部,只要你有机会演练一下,速度会更快!”“啊?是吗,我就说怎么有些口诀和你的身法配合不上,根本就不能在这里使用,还累得我试验过好多次都没有成功呢!”田留功双腿像是灌铅了一样沉重,现在突然挺了下来他才发觉,刚刚奔跑的时候已经因为要记住口诀将体力提升到了极限。“你还能够支撑吗?”王老太婆看出他的窘迫,于是问道。“没有关系,我们还是快点去买东西吧!都是我不好,让你耽误了许多时间。”田留功看看太阳的位置,咬咬牙就跟在了老太婆的身后继续往前走。“这里的人都穿成这样的衣服吗?”田留功看着镇子里面的人的服侍不禁有些好像,这里到底是哪个年代的人啊!自己不会是到了世外桃源吧,不然怎么全都碰见些老古董。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都穿着手工制作的粗布衣服,但是身上的首饰却又鲜亮无比,好像不是金银就是珍珠玛瑙之类的。“是啊!不过你的衣服确实好像和我们的不相同,你从哪个地方来的,据我所知这片大陆上好像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是你的这种打扮!”老太婆若有所思的问道。“中国,你听说过吗?我昨天和翠微仙子问过,她说她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国家,而且还说这里是什么腾龙帝国,把我都弄晕了!”田留功有些腼腆的说道。“中国?哪是什么地方,哪里的人都和你一样的穿着吗?这里就是腾龙帝国的地盘啊,你连腾龙帝国都没有听说过?这片大陆上就三个国家,你怎么连最强盛的一个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说着她突然想起了传说中还有另外一个世界,里面充斥着妖魔鬼怪,脸色不由一变。但是旋即又不再担心,因为田留功身上没有一丝的魔气,如果它在哪个世界的话,恐怕早都死亡了,但是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浓,不知道自己的小姐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么一个活宝。田留功一脸失望,老太婆说的和昨天翠微仙子说的如出一辙,难道自己真的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究竟是怎么样一个世界?一个人影快速的从田留功身边闪过,快的连他的眼睛都感觉有些恍惚,心里已经明白刚刚过去的哪个人也用的是土遁术,而且比自己要高明多了。这个时候他又注意到这里的人点火竟然不用火柴或者是别的打火的工具,竟然是拿着纸团念颂一段咒文之后就可以!天啊,怪不得老太婆会说自己怎么活到这么大了,看来这里的人都会那么一点点道法,虽然是一点点,可是自己比起他们来不嫡是一个在地上跑,一个在天上飞。田留功跟着老太婆步入了一个饭店里面,却被门口一个也是满头大汗的壮汉给吸引住了,只见哪个家伙手中拿着一把超级大的菜刀,刀背有一个手掌那么宽,手起刀落, 黄大仙一码必中特刀影飞舞就已经将案板上面的肉多成了几个部分, 香港精选一肖一码全年资料而后他横切竖砍, 内部选一肖一码三两下就将一整个羊身上的肉分成了细肉和骨头两部分, 精选一肖一码图片看的田留功目瞪口呆,他还没有见过如此切肉的屠夫。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王老太婆已经将东西都卖好了,她递给田留功一大包裹,自己却拿着另外一个更大的。本来田留功还想将她手中的也接了过来,没有想到在老太婆手里拿着看似轻松的东西到了自己的手中却变得沉重异常,连忙两个手拖住,无奈之下之后将它抗在肩膀上面,看着老太婆一手提着另外一个轻松的下楼,连忙也跟了过去。这个镇子倒是不怎么大,但是市场却也热闹非凡,田留功紧紧跟在老太婆的后面,几圈下来就已经累的筋疲力尽了,但是为了不让人家小看自己,也只好忍气吞声的挺着。她突然在一个小摊前面停住了,朝田留功瞅瞅,然后从小贩手里接过一个黑色的镯子,对田留功说道:“这个你也许需要!”他心想自己一个怎么都是个男的,那会戴那种玩意,再说背上沉重的包袱已经让他有些疲劳,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了。“这是一个法器,现在你的法力太弱,如果戴上它的话会给你增加一下法力,省得你看上去那么难受。如果让人家知道从翠微山下来的人竟然连一个包裹都那不动,岂不是要丢小姐的脸面?小姐是最看着哪个的,你可要记住了,省得到时候给小姐丢脸,惹得她不高兴的话说不定会赶你下山。在你之前可不止一位,到现在还不是都被撵走了,实话说,你是他们里面最弱的一个!”听了老太婆的话,田留功羞愧难当,如果是在以前,他所掌握的道法道士也算是厉害的了,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一文不值了呢?他也不再犹豫,接过手镯之后就戴在了手腕上,果然在自己微弱法力的催动之下,手镯里面也渗出丝丝的凉气,不断补充自己消失的体力,这样流转几圈,满身的疲惫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他跟着老太婆的步伐也加快不少。眼见太阳已经转悠到了中间的位置,田留功感觉肚子又饿了,这个时候老太婆像是已经完成了采购,领着他从来的小路上开始往回走。经过这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田留功仿佛已经和哪个奇特的手镯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关系,当他需要法力的时候,直接往里面输入一点自己的法力,便能够从里面流出更强的力量进入自己的身体,而自己的身体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疯狂的吸收着手镯涌出的魔力。他已经不像来的时候那么狼狈,虽然还是有些吃力,但是却和老太婆只有几步的距离,两个人一前一后向着半山的宫殿走去。“谁给你的这个手镯?”饭桌前面翠微仙子突然奇怪的看着田留功,最后目光停留在了他手上新增加的手镯上面。“是王婆婆,她今天去买东西的时候顺带给我了这个,说我的法力实在是太差,怕给你丢脸,让我戴着这个增加一点法力。”田留功有些尴尬,资料专区他现在已经大概知道自己和这个翠微仙子在法力上面的差距了。翠微仙子伸出她洁白的玉手,轻轻在田留功手腕上上戴着的手镯接触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这个质地还不错,不过里面已经没有多少法力了,吃过饭之后我给你个东西,肯定比这个有用的多了。”田留功不知道这个翠微仙子怎么突然之间像是转性了一样,开始的时候对自己那么恶狠狠的样子,现在似乎又对自己过分关心,虽然还是一头的雾水,但还是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开始的时候你不是对我很不客气嘛?”翠微仙子被他这么直接一问,倒是微楞了一下,但是旋即就说道:“你是我所见过这么大还法力如此微弱的人了,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自己搞错了,但是后来发现你真的是一点法力都没有。你这样的人,竟然敢打伤我的小玉,我自然非常恼火了。”她看田留功的脸色变得有些尴尬,连忙继续说道:“你昨天不是晕倒了吗?怎么说你也算是我的人了,就像用法术对你施救,没有想到无论我用什么样的法术,似乎都对你失去了作用,你的体内不知道藏着什么东西,对外界的法力有种很强的抵抗力量。正好我想起马上就要去参加每年一度的昆仑山群仙大会,到时候可以带你一起去。我自由惯了,没有收什么门人,到时候肯定会被姐妹嘲笑,假若你能够修炼一些道法,到时候再加上本身能够抗拒法力,说不定会为我长长脸面呢!”“原来如此,怪不得她变得对自己这么热心了!”田留功看着翠微仙子看自己的眼神中透露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热切,心里不由发麻,不知道这个疯丫头会拿自己怎么着?单单看她开始时候对自己变态的行为,他马上预感到自己的未来恐怕会很悲惨!“我恐怕不行吧?现在我连山下一个普通人都不如,如果带我去的话给你丢脸可怎么办?”他小心翼翼的问。“什么?你敢给我丢脸!”翠微仙子双眉上挑,转眼之间就变脸了,像是恨不得要吃掉田留功似的,他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当然不敢故意给你丢脸啦,但是我的本事你也知道,就那点能耐,出去不是丢人现眼吗?”“这到也是!我给你的天雷劫看过没有,好好吧上面的东西学学,虽然哪个威力还不是怎么样,但是吓唬人还行!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为你撑腰,我看谁敢欺负你!”她转瞬间又恢复了嬉笑,变化之快让田留功心里更是不安,不知道自己还要在她的手底下多久,心里已经开始策划怎么逃走了。“吃饱了没有?快点过来!”翠微仙子见他还在饭桌前面发楞,不耐烦的吼道。“厄?好了好了!”虽然有些揣揣不安,他还是硬着头皮跟了上去。“这个是大补丸,先给你三十颗,一天吃两颗,记住了!这把剑给你,不但质地上好,而且本身法力够强,即使依你的能力拿上它,对付三五个人是没有问题的。还有这个,对了,把你哪个破镯子扔掉吧,看着都难受!”在地下储藏室里面,田留功已经被里面堆的东西晃的眼睛都花了,不知道这些玩意有什么作用。翠微仙子每丢给一件,他就匆忙接在手中,其实也是不敢不接啊!免得惹哪个姑奶奶不高兴回头在给他脸上留个记号。当田留功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抱了一大堆东西,乱七八糟什么都有,什么补药、兵器、秘诀之类的东西,他开始以为这个翠微仙子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收集这么多的东西却不知道用,放在地下室里面上面都堆满了灰尘。“你要是能把手里抱着的这些东西都学会的话,估计应该达到个初级水平了吧?到时候出去应该不算丢人,好好练,五天以后我给你考试,如果要是不及格的话,小心我打烂你的脑袋!”翠微仙子用一种威胁的口气对田留功吩咐道,他不敢怠慢,抱着一堆东西急匆匆就跑回自己的房子,一股脑将它们放在地上,然后就开始发呆了。“这么大的一堆,从哪里先开始?”他顺手拿起大补丸丢入了口中,心想先吃几个再说,从最为简单的开始嘛!然后翻看了一本《道学基础篇》的东西,刚刚咽下大补丸之后就开始阅读了,这上面讲述的东西也许是这个世界上其他人都看过的,他自然也看得津津有味。等到一本书全部翻完之后他才发觉里面有些东西和王长命给自己讲述的差不多,但是却要比他将的还要细致准确,从这本书里面他好像自己真正走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什么分子、原子现在对他来说都是无用的东西。渐渐他感觉自己的下腹升起一股热流,向着四肢百骸不断冲击,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桀骜难训,田留功开始的时候极力忍受着这种折磨,心想也许很快就会过去。但是等到第一波热浪过去之后,当他全身冒汗的时候,又有一股新的热流从丹田只往上涌,达到他头顶的时候疼的他就再也忍受不住了,在屋子里面满地打滚。“啊~”渐渐陷入疯狂的田留功已经将哪个翠微仙子恨透顶了,本来这几天的相处他已经有些原谅她,现在却有被她给的什么狗屁大补丸折磨的痛不欲生,心里的那股压愤恨重新在心底里面燃起。他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外面已经是深夜了,仅仅残留着一点意识的田留功此刻心里除了想杀人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暴开了,推开了大殿的正门之后就往里面闯。田留功还依稀记得翠微仙子住的地方,也便不管三七二十一,毫无意识就已经到了二楼,等他推开门的时候,果然见里面有个身穿绿色衣服的人,不禁“嘿嘿”一笑,举起拳头就往哪个人的身上砸。“你疯了,你要干什么!”少女对田留功的无礼举动显得异常恼火,在他的拳头还没有靠近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到了他的另外一侧,抬手两个耳光狠狠打在他的脸上,田留功立刻眼睛乱冒金星,脸庞上已经麻木了,一点点感觉都没有。他四一挥舞着手中的拳头,漫无目的的在房间里面乱打起来,少女见田留功双眼赤红充满兽性的目光,知道他正处于暴走状态,心里也不禁有些害怕,但是她又不愿拿出剑杀死他,于是就祭器法力幻化出一条鞭子,当田留功想靠近自己的时候就狠狠用手中的鞭子将对方赶开。她的这条鞭子不但有实物一样的力量,其中还夹杂着法力,每次抽中疯狂的田留功,他都会仰天怒吼一声,身上的衣服也渐渐被她打的破损不堪,露出里面健壮的肌肉来。如果是个正常人的话,恐怕早就在她的鞭子下死亡了,可是田留功足足被少女打了将近半个小时还是不停的咆哮着向她扑了,动作虽然笨拙无比,但是眼神却格外可怕,已经由开始的时候发出红光变成一片绿茵茵的样子,深陷的眼眶更让人觉得他快要接近死亡了!他的身上已经显现出一缕缕的鞭痕,通红而且皮肤里面包裹着血迹,整个人已经看不出往日阳光灿烂的样子,倒像是地狱中出来的恶魔一般。少女看到这个样子,手中挥舞鞭子的频率渐渐降低了,这反而留给了他更大的发挥空间,将整个屋子里面的东西全部砸了个西巴烂。少女狠狠一鞭子抽在了他的脸上,田留功的脸上从额头到眼角直至左侧的半边脸面上立刻清晰的显现出一道血棱子,显得恐怖异常。她有些迟疑,却见田留功“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但是现在配合着他哪伤痕累累的身躯还有阴森恐怖的脸庞,更是显得异常诡异。就在她失神的瞬间,丧失了理智的田留功已经扑到了她的身上,将她狠狠抱住。翠微仙子没有想到他竟然敢这样,从出生到现在自己的身体还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抱过,她奋力的挣扎,想摆脱田留功的纠缠,谁知道失去理智的他竟然力量超长的大,几翻挣扎都没有推开田留功的双臂,反而被他越搂越紧。翠微仙子一急,竟然忘记了自己身怀绝技,反而用最简单的力量想从田留功的拥抱中逃脱出来,结果用尽了力气也没有一点点作用。她不由眼睛一红,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颗颗从脸色掉了下来。向来高高在上的她何曾受过这等委屈,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境,却只顾得哭泣了。田留功抱着她之后,有一丝淡淡的香味钻入了鼻孔,心里却已经有了几分清醒,身体却又疼又累,竟然靠在翠微仙子的身上“呼呼”大睡起来,浑然忘记自己在什么地方了。翠微仙子在哭了了之后,发觉田留功竟然在自己的身上睡着了,又羞又气,跺跺脚之后就将他猛的推倒在地上,他倒在地上撞到了伤口出,仅仅发出一声闷哼,之后翻了身子又开始呼呼大睡,恐怕这个时候有人说要把他杀了他也不会起来。翠微仙子怔怔的看着这个睡梦中的少年,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他,杀?此刻她根本不会那么想,就让他这么放肆吗?哪怎么能够消除自己的心头只恨?思量再三也想不出来一个完美的办法,只好先将他扶起来放到自己的床上。自从上次发觉这个少年体内有股特殊的力量之后,她就有心想将他早就成为自己一个忠实的奴隶,之前有很多人求自己,她都未曾有过这个想法。没有想到现在她想了,床上这个酣睡的少年却似乎并不领情,自己的一番心意却被对方当成了侮辱,多少年未曾苦恼过的她现在终于又体会到了左右为难的痛苦。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情焉?缘焉?恨焉?冥冥之中,由天定!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
 


Powered by 香港一肖中特免费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