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资料

再说还可以在这里听听他们说什么

“厄?”一翻身,尚在迷迷糊糊中的田留功感觉自己身上火辣辣的疼,不由发出一声闷哼,这个猛烈的疼痛让他快速的从迷茫中清醒过来,发觉自己又一次躺在上次睡过的香床上面,那股特殊的味道其实也不能算作是香味,但是到了他的鼻子中,似乎比香味还要好闻一百倍,不对,应该是一千倍。因为他从来就不觉得花儿的香味是好闻的,香水的味道是好闻的。“哼!”他轻轻一动却不小心触动了胳膊,却又传来彻骨的奇疼,连忙朝自己的身上一看,见到整个身上已经被血迹包裹住了,没有一块是完整的。他呆呆的看着自己破裂的衣服和身上一道道的鞭痕,方才依稀想起自己昨天刚刚看我了那本《道学基础篇》,然后好像走入了大殿当中,还和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女孩发生了冲突。“绿色衣服?”当他想到这里的时候,心不由一紧,心想翠微仙子不就是最爱穿翠绿色的衣服吗?这里也就只有她是个女孩子了,再说这里也是她的地方,那么除了她还会又谁?根本就只有一个可能,昨天自己真的和翠微仙子再一次发生了冲突!他再扭脸看见地上乱七糟八的东西,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除此之外找不到别的合理解释了。“哎呀,这下糟了,哪个翠微仙子肯定气的要命,这下完了!”想到这里他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就站了起来,却发觉虽然满身的伤痕,但是浑身上下好似充盈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虽然以前自己经常锻炼,但是却从未感觉到自己如此有力,同时也变得信心倍增。田留功曾经跟着王长命也炼过几天的气功,他起身之后就发觉自己现在丹田的气息充沛,意念转动的时候,会有内劲随之到达身体的各个部位。但是此刻他却无心要仔细体察这些,还是先从这里逃走再说。“你要干什么?”刚刚走到窗户旁边的田留功耳边就已经响起了一声暴喝。“哦?没有,没有什么,我只是想到窗户旁边看看外面的风景!”听声音就知道是那女头暴龙,他连忙结结巴巴的应付道。转身之后,见果然是翠微仙子站在身后,手里还端着一碗汤,她微露薄怒,但是看上去还是那么可爱。“你没有看见自己身上的伤吗?还到处乱跑,快点将这碗汤喝下去,你的伤很快就会好的!喝完之后我还有话要问你。”“这是什么东西?”他边喝边问坐在一边的翠微仙子,实际上他这个时候宁愿疼着也不想喝她端来的什么汤,但是碍于翠微仙子的暴虐,他还是乖乖的端起来一口一口往下咽。“全是补药,对了,我昨天给你的那种大补丸,你究竟吃了几颗?”她眼睛直勾勾盯着田留功,等待他立刻作出回答。“十来个吧?”他仔细想了一下,才记起昨天自己边看书的时候,一边将放在身边的那种药丸当成瓜子一样一会儿放入口中一个,当时看书看得投入,根本没有在意到底吃了几个,就估计了一下然后喃喃的回答她。“什么?十来个,你是不是想找死,要死也先告诉我一声,好让我做点准备。我给你的时候明明说让你只吃两个,最多就是两个,要知道平常人只需要一个就够他消化一天的了,因为我心想让你快点强起来,就让你吃两粒,虽然要受点苦,但是至少会缩短修炼的时间。没有想到你个猪脑袋一下吃了十来个,不死也算是个奇迹啊!”她冷冷的说着,听到田留功心里却是另外一种感受,原来自己已经在鬼门关打了个转?“那我现在该怎么办?”田留功自然不想这么早就死掉。“把你的手伸过来!”她依然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恐怕对田留功很难改变了。田留功依言将自己的手臂递了过去,翠微仙子将自己两个洁白的玉指放在了他的手腕上,田留功敏锐的探察到有一股气息从自己的手臂慢慢往上衍生,然后在体内到处乱跑,如同一只小老鼠一般。“吁”翠微仙子长出了一口气,眉头浅皱片刻后缓缓说道:“竟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还内劲大增,真是奇迹!算你小子运气好,没有丧命反而因祸得福,不过你还是要小心才行,现在你体内的力量乱七八糟,暂时劝你不要想着运气。我不是给你的书里面有一本《气学纲领》吗?你回去好好看看,将体内的气息先理顺然后再干其他,免得走火入魔,我可不想再救你了!”听了翠微仙子的话,他总算松了口气,听她的口气,自己好像非常幸运似的,但是自己怎么没有觉察到,反而觉得最近分外的倒霉呢?他告别了翠微仙子,拖着一身的伤疤跑会自己住的地方,拿起昨天翠微仙子给自己的那种大补丸数了一遍,大概少了二十来颗,也就是昨天自己一口气竟然吃掉了那么多,怪不得会烧的糊涂,连自己干过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按照翠微仙子的提示果然在昨天抱回来的的一堆东西里面找到了那本《气学纲要》的书籍,连忙翻看就看。“内成天地,混沌移开,窥见明心,通达四体,……”这个果然就是他最需要的东西,从最基本的气功原理到一些简单的运气法门,都有详细的介绍,他一边看,体内的气息就跟着自己的思维在到处开始游走,等到一本书全部看完了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有一个彭湃的力量在身体力量,自丹田而发,行遍了全身的筋络之后重新又在丹田内归于寂静。“原来练气也是很简单嘛!”他心里这样想,却不知道自己体内聚集起来的内力已经是别人苦修几十年才能达到的,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的话,他要打坐几十载的时间才会有今天的成绩。相当初他跟着王长命的时候,几天的时间也就仅仅能够从丹田里面出现丝丝的内劲气流,现在倒是得了全然不费功夫,但是其中的危险也差点送他见阎王去了。※~~~~~~~~~~※~~~~~~~~~~※“田留功,你今天要跟着我出一次远门,不管到哪里都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否则的话会招来杀身之祸!”翠微仙子对田留功说道。“我们要去哪里?”“每年的神仙大会就要召开了,我想先到我的师姐紫薇仙子哪里去一趟。”翠微仙子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并没有因为他的问询而责骂。一年时间里面,也就这个时候能够出去走走,和其他的熟人见面, 香港精选一肖一码全年资料你想她能不高兴嘛。两个人的行李非常简单, 内部选一肖一码都各自拿了一点自己的衣物, 精选一肖一码图片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拿。一路行来, 四码中特免费精选结果当翠微仙子高兴的时候,倒也告诉了田留功不少这片大陆的情况,比如他们所处的位置就是腾龙帝国,而这里只有三个大的国家。在大陆的最西侧,有人类最大的敌人,也是妖魔横行的地带,这个世界上所有魔鬼的本源出处。原来道法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变得非常普及了,就算是个小孩子也懂得不少法术,他们的基础教育就是道、法等等。学校里面的老师都是出类拔萃的道法高手,能够用出很多普通人没有能力掌握的法力。当然,达到翠微仙子这个级别的高手,更是凤毛麟角,整个大陆也找不出来多少个。第三天的时候,两个人到达了腾龙帝国一座比较繁华的城市梦幻城,这些天来的经历,让田留功对这个世界也有了一番了解,他知道翠微仙子现在基本不吃东西,即使是吃一点,也会选择素食,于是刚刚进了店就对伙计说道:“把你们这里最好的素菜上几份,要快点!”他虽然不知道翠微仙子的钱都是哪里来的,但是他却知道她从来不在乎多花银子,刚开始的时候看她出手的时候,田留功差不多口水都会掉出来,习惯之后也就开始大手大脚起来,反正又不是自己的,全部花掉又何妨?“好的,你们二位坐着,我们马上就给你做去!”伙计看着如此貌若天仙的人走近自己的酒店,自然是喜幸万分,跑的格外快。“你知道吗?昨天晚上雏凤山庄里面闹鬼了,听说连雏凤小姐也受伤不轻!”“谁有那么大的胆子,谁又有那么大的能耐?”“不太清楚,大概又是哪个什么冥神吧?”……他们刚刚坐下,就听见身后的人们都在议论这件事情,翠微仙子听了脸色一变,正欲起身就走,却被田留功给拦住了,他知道这次翠微仙子出来就是要找哪个雏凤小姐,没有想到刚刚到这里就听见这样的消息。“吃过东西再走吧?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迟几个时辰也无妨,再说还可以在这里听听他们说什么,了解一点情况!”翠微仙子听见自己的师姐出事,虽然心急,但闻言还是又重新坐回座位。没有多久伙计就端上了他们拿手的饭菜,但是翠微仙子却已经没有任何食欲,看着田留功吃完之后就催促道:“好了吧,我们赶紧上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哪个冥神是个什么人物?”一路上他看翠微仙子面色凝重,于是就问道。“现在还不能确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据说是魔界里出来的高等级魔王,在人间四处横行,虽然有人曾经追捕过,但是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收获。”“那么他找雏凤仙子干什么?”“不知道,你能不能先闭嘴不要罗里罗嗦的再问了?”翠微仙子有些心烦意乱,不悦的怒吼道。“我也是关心她嘛,不问就不问!”田留功喃喃自语道,内幕资料但是脚步却一点都没有放松,他现在已经有了充沛的体力跟上翠微仙子的脚步,但是据说她要是祭器飞剑的话,速度会比这个快上几百倍,为了等他才选择普通的土遁术。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虎抱山,没有多久就到达一处幽禁的山庄,和翠微仙子的宫殿不同,这里是一个巨大的花园,门口写着几个字“藏凤山庄”。没有人管,他们两个直接就闯了进去,越往里面走,翠微仙子脸上的神情越是凝重,田留功却觉察不出这里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因为他这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有什么不同吗?”“我们马上就到雏凤住的地方了,可是还没有人出来接待,你觉得这正常吗?”翠微仙子一脸的愠怒,如果不是看在已经到了师姐的地方,她说不定会出口骂他白痴。“我怎么知道你师姐是个什么脾气!”田留功冤枉的低声埋怨着,却换来了对方一声冷哼。连忙闭口不言。走过一片花果园之后,他才看见树林里面有一排整齐的房子,与翠微仙子富丽堂皇的宫殿截然相反,这里的古朴宁静田留功倒是更为喜欢一些,让他想起了香山之颠的香山寺,哪里除了山间的虫鸟走兽之外,也是寂静异常,有时候几个月见不到一个陌生人进去。“师妹!你来了,快点过来让姐姐看看你是不是又变得漂亮了?”正堂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看上去比翠微仙子要成熟一些,但是更有一番迷人的风韵,慵懒的声音中透露出几分淡薄名利的味道,这里的环境倒是和她的神情态度有几分相配。但是田留功却看见少女脸色略显得苍白,没有多少血色,微笑中也有几分勉强的样子。“师姐!”翠微仙子一声悲呼,喜极而泣的她扑到红衣少女的怀里,竟然像个小女孩一样哭泣起来,现在的她更像是一个女孩,田留功这么想,他已经猜到对方肯定就是翠微仙子的师姐,这座山庄的主人雏凤仙子。“师妹,怎么还想个小孩子一样,我想到你最近可能就来,没有想到这么快!”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翠微仙子的头说道。“嗯,对了,师姐,我在山下的时候听有人说冥神到过你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吗?”她破涕轻笑一声,但是旋即担心的神情立刻浮现在脸上。“是真的!”雏凤仙子也变得一脸凝重,她猛的咳嗽两声,连忙捂住嘴,翠微仙子连忙着急的问道:“师姐,你受伤了?你园子的那些人呢,还有,我进来的时候怎么阵法没有发动,到了这里你才发觉?”“全被破坏了,剩余的人手我已经打发他们离开了,对冥神来说他们呆在这里无异是送死,昨天晚上一仗,就有几十个人因为我而死,我不想让更多的人留在这里了。”“什么?他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吗?他到底为什么要找上你,按理说像他这样级别的人,应该不会无事生非,那么现在你打算怎么办?”“还不是为了《血爆术》,不知道他怎么知道那本书落到我的手里,早知道我就应该几年之前将它交给雷师兄。唉,现在既然被这个魔头缠上,恐怕很难脱身了,我已经向雷师兄和田师伯他们传讯了,但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即使赶到,他们是距离这里最近的人了,如果不能即使赶到的话,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将《血爆术》给哪个家伙!”她有些悲凄的说道。“嗯!怎么也不能让它落到哪个恶魔的手里,否则的话无异让他如虎添翼,更会危害人间了,既然我在这里,也会誓死不让秘诀落到他的手里。凭师姐你和我两个人的力量,我相信应该可以撑到师伯和师兄他们赶到吧?”“只好希望如此了!可是我昨天已经因为和他对阵一场,却被破了飞剑,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唉,真不想再拖累你了!”她有些无奈的苦笑道。“师姐,你这是说什么话,当年如果不是你对我的照顾,说不定现在我还是一个平凡丫头,那会有今天。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翠微仙子没有想到事情如此严重,自己师姐的势力她最清楚不过了,再加上这些年的潜心修炼,更不比以前,没有想到会在一阵之下便丧失了战斗能力,不禁也有些吃惊。“哪个小兄弟是谁?”两个人亲热了半天,雏凤仙子才看了站到一边的田留功正无聊的到处乱瞅,不由笑着问师妹。“他啊,我刚刚收到徒弟,还什么都不懂!”翠微仙子看也不看田留功一眼就回答道,根本不理睬田留功的神情。“那么还是让他快点离开吧,如果等到冥神来了,岂不是又多了一条人命白白搭上?”田留功巴不得早点离开哪个有些疯癫的丫头,听见她的师姐这么说,连忙竖起耳朵仔细听起她们两个的对话,现在他倒是又对这个显得文弱的红衣服姑娘有些感激,也许更多的是几分同情吧。“嗯,这到也是,以他的能力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喂,你听见我师姐说的话没有,你现在自由了,想到哪里去都可以。我知道你早就想离开我了,现在正是个机会,你快点走吧,趁早下山,免得途中碰见哪个恶魔。”翠微仙子口中有几分轻蔑的味道,也许在她的心里,此刻的田留功根本不值一提。虽然田留功早想逃离翠微仙子的身边,可是见她们此刻一个病泱泱,一个又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自己怎么好意思就这么走了?踌躇一会儿之后才喃喃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把哪个什么《血爆术》毁掉?也许那样的话冥神也就不会缠着你们不放了,再说既然《血爆术》那么厉害,连他都想拥有,你们怎么不要上面的东西对付他?”翠微仙子闻言立即怒斥道:“你知道什么,《血爆术》是天下奇书,是我们昆仑派上代传下来的秘诀,怎么能够轻言毁掉?上面的奇功又怎么能一朝一夕就练成。傻小子,让你走你就赶紧走,再在这里罗嗦看我不一剑刺死你!”“小翠!”她师姐见状连忙出言阻止,然后转首对田留功说道:“小兄弟你是有所不知,那本《血爆术》根本就无法毁掉,它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就连法术也对它没有什么作用。想毁掉哪有那么简单,你说的不错,那本书中的内容确实让很多人窥探,但是我拿了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参透到底怎么打开它,也许冥神有办法吧,所以他才会出来抢夺。”田留功心想自己还真是孤陋寡闻,原本他就不可能知道这些啊,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明白自己怎么跑到这里,更何况其他的问题。“厄,让我也留下吧!既然我已经是翠微仙子的人了,怎么能够在主人有难的时候逃走,你们看看,我额头上面还留着记号,如果这次能够渡过难关的话,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们能够帮我把它去掉,实在是太难看了,有损俺们的形象!”田留功嘻嘻哈哈的说着,他从寺院中出来,自己又是孤儿,知道被抛弃是什么样的感受。再说受佛觉大师的影响,对于弱者,他也有天生那种同情心。翠微仙子面露新奇,双眼望向自己的师姐,雏凤仙子有些苦涩的笑道:“还真有自不量力的人,就算你加上,我们也没有胜算!”“那么我们为什么不一起逃走?”他不信邪,难道哪个什么冥神真的那么厉害。“你还真幼稚的可以,如果能够走掉,我昨天就离开这里了,还能等到现在。与其我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不如在这里,至少我还可以借助一下自己的庭院布置。”“如果你们不嫌弃我功力低下,还是让我留下吧,我被莫名其妙的带到这个世界,原本这里的一切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可是现在我唯一认识的人也就是你们了,我还能到什么地方去,我还能干什么?即便是死了,我也不会怪谁,那样也许我说不定就可以回到我以前的世界了,也没有什么不好。即使到了其他的世界也一样,让我留下吧!”田留功心想现在反倒是自己最可怜了,还同情别人?“师姐,既然他执意不走,那就让他留在这里吧,还能多一个帮手,虽然他是那么差劲,总可以搬搬东西吧!”翠微仙子一脸得意,她似乎为田留功的忠心感到高兴。“嗯,这样好吗?你可要想好,别到时候见到冥神的时候后悔,到哪个时候谁也救不了你了!”田留功已经被这两姐妹说的有些哭笑不得,一个男人的决心,就那么容易被改变吗?她们也太小看人了。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
 


Powered by 香港一肖中特免费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